王峰精彩十问量子链掌门人帅初:区块链短期难以撼动BAT,建议朱啸虎对新事物应动态看待(一)

 中华理财网  0条评论  1612次浏览  2018年03月08日 星期四 10:16

分享到: 更多

2月25日22点,“三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峰火台」第二讲正式开始!我们将邀请量子链创始人帅初与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以及助攻采访嘉宾CSDN董事长蒋涛,共同进行精彩对话,并与群内好友切磋交流。

对话时间:2月25日(周日)22点(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3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

对话嘉宾:

帅初:Qtum量子链发起人,毕业于Draper University(英雄学院)和中国科学院,之前就职于阿里巴巴,博士期间就致力于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和研究,具备丰富的区块链行业的开发经验。

王峰: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投资了OKex、小程序SEE小电铺、淘手游、我叫MT、聚合数据等近百个天使项目。

蒋涛:中国最大的程序员社区CSDN掌门人,曾在巨人集团、金山软件长期负责技术和产品研发。

以下为对话原文整理:

第一问

王峰:群里很多人会有兴趣,我想问已处于链圈技术中心地带的你,怎么看待昨天陈伟星和朱啸虎有关区块链立场的这场嘴战?

感觉这是现有互联网利益守护者和新一代区块链颠覆者的公开撕逼。这边伟星说今天的ofo最大机会是区块链化,哇塞都这么快了啊,那边啸虎则说现在的Blockchain最多相当于94年的Netscape之前的互联网,天啊,这比大家常拿来类比的1998年Web1.0又贬回去了四年时间啊,你怎么看?

帅初:区块链不单单是一个技术变革,更多是给了大家一个新的理念,打开一扇窗,让大家意识到,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来协作和运行。我个人感觉区块链技术的影响力是一个10年20年的事情,你很难想想在2000年可以通过手机喊一个Uber, 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不用着急,技术的影响力会慢慢通过越来越多的应用落地,并提升商业运行的效率。

98 年的互联网,查看了一下维基百科,哈哈,对我们90后或者接近90的创业者很陌生,我记得当时美国SEC听证会里面提到一个细节,大量年轻人聚集的领域和地方,很有可能会慢慢发展起来。

群员起哄:你怎么看待昨天陈伟星和朱啸虎有关区块链立场的这场嘴战呢?

帅初:我个人觉得争论是很正常的事情,对于一个新的技术,需要大家全方位的讨论和辩论,美国应该举办了很多次辩论了,对大家都是一个互相认知和互相学习的机会。

王峰:如果你给朱啸虎建议呢?你回答这个问题,对我们吃瓜群众很重要。

帅初:哈哈,没什么建议。思考清楚了才会产生行动力,但是对待新事物可以动态的看其发展,很多新事物刚出现的时候,看起来往往是不好看的。

王峰:陈伟星呢?你会不会觉得他被包围了?一夜之间,哈哈哈

帅初:比特币创造了一个新的组织范式,一个价值1500亿美金的网络,背后没有主人,没有公司,这个在人类历史上,应该是第一次吧。

王峰:所以,我也认为说今天的区块链是94年的网景有点扯。

第二问

王峰:我查了你的百度百科,介绍异常简单,但却链接了你获得2017年Forbes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的URL,里边入选了鹿晗和迪丽热巴,也竟然还有我投资的物联网Ruff的联合创始人荆天为(CEO是Roy Li也在我们学习群里),以及做QuickDeal的崔超,小骄傲一下。

最近几天进一步补课,发现你可能是目前区块链创业者中最早做技术传播的人,比如你写了《从0到1建立自己的区块链》开发手册,同时我发现你还是几个社区的狂热布道师,这与你的Qtum(量子链)的成功的宣传策略有关?

帅初:当时应该是13年开始,在bitcointalk 上面开始大量发帖子和关注各种新项目的进展,当时中文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信息非常少,就在考虑写写一些基础的技术教程,当时在巴比特和bitcointalk ,发表了大量的技术教育的帖子,希望大家可以更多关注到这个新技术的潜力,当时写帖子的时候,最初的想法是想结识更多的技术开发者,这个在13年和14年,国内是非常非常少的。后面才发现,当时发布的帖子,成了这个行业的入门指导。

王峰:我看了一些帖子,很棒。

帅初:哈哈,现在看来很多帖子都很初级,但是15年的时候,确实国内很少写任何技术性的帖子。

写作说明

自从2009 年 Satoshi Nakamoto 发布了 Bitcoin 的开源项目,区块链技术作为其背后的支撑技术也在慢慢发展,2014 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科技巨头和产业资本逐渐进入了这个领域,对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也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我们可以把 bitcoin 看做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第一个金融应用,它是一个去中心化、无需信任单个节点、隐私又透明、在共识机制下由人人维护的货币系统和支付清算网络。这样的一个去中心化的清算网络正在成为另外一种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就像计算能力、带宽是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一样,比特币的支付网络正成为另外一种互联网基础设施—“信任”,这样的一个基础设施每天由全世界的矿工共同维护,并越来越散发出迷人的魔力,并成为 Fintech 创新的温床和基础设施,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资源进入该领域。

除了在支付和金融领域的应用,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共享的、无需信任单个节点的公开透明的数字账本,也在逐渐应用到物联网、身份认证、供应链管理、版权管理、去中心化的应用等众多领域。区块链技术解决了计算机领域著名的“拜占庭将军”问题,使得在无需信任单个节点的情况下,创建一个去中心化的共识网络。

目前大多数和区块链技术相关的项目都在国外,国内区块链技术的开发和应用相对滞后,因此计划在闲暇时间写一些简单的开发手册,希望可以帮助到从事这个行业的个人或者小公司。

王峰:V神也是从写比特币文章入手的。

帅初:Bitcointalk 这个地方,应该是聚集了早期行业里面的各路精英。 包括 satoshi 之前也一直在上面发帖子。

https://bitcointalk.org/index.php?action=profile;u=3;sa=showPosts这个是中本聪隐退前,所有的发言集合。

王峰:btw,这个方面还有更加科普的。我们群里的Okex掌门徐明星也有一本《图说区块链》,很生动,里边还有漫画和比喻,我和很多小朋友推荐过。哈哈。

王峰:我怎么感觉,你的Qtum项目也是从社区中孵化中出来的?社区的力量真强大。

帅初:当时写文章的时候,没有太多想法,一个是兴趣,一个是热情吧。

第三问

王峰:你在2012年中科院读博期间接触到比特币的时候,就开始研究其背后的区块链技术,可是那时候我们正在死磕移动互联网,社交、工具、游戏,甚至一群上海交大的学生还做了一个饿了么的O2O应用,几乎没有人特别留心比特币和其背后的区块链机会。你曾经提到,2015年你在淘宝基础产品部工作的时候,进一步动了做区块链创业项目的念头。我的问题是,这段阿里淘宝研发和中科院读书时期钻研比特币的经历,以及曾在硅谷学习并与当地区块链初创企业接触的经历,对你后来创业做一个区块链平台Qtum有什么影响?

帅初:Qtum属于和社区走的很近的,大部门的技术和想法都来自于社区,因为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开源的项目,Qtum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融合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优点。

王峰:你是社区狂人。

帅初:当时14年的时候,整个行业进入了谷底吧,而且当时博士辍学了,也在寻找一个突破的方向,当时在考虑如何做一个流行的区块链产品,学习了一段时间的产品设计的理念,后面也去硅谷学习了几个月,想看一下硅谷的技术发展,慢慢的也积累Qtum的想法,回过头看,每一段经历都很有价值。

而且在14年的时候,币圈 (当时还没有链圈之说,链圈应该是17年的事情了,区块链概念的流行是15年底)很多人离开了这个行业。但是群里面很多朋友,都坚持到了今天。

目前行业还面临很多技术挑战,我个人感觉还没有到精耕细作做互联网的产品的阶段。

所以从互联网成熟的产品体系看区块链的应用,你会发现非常不成熟和产品很初级。

中科院读博士期间,给了自己很多的自由时间来探索各个加密货币的技术方向吧,基本上整个读博士期间就做了这个事情,其他博士的事情都没怎么做好。

王峰:辍学生都厉害,何况博士呢?

帅初:当时感觉着迷了这个事情,确实没有时间和精力准备博士论文了,博士最后一年退学了。

第四问

王峰:我对你讲故事的印象很深,比特币VS以太坊,两拨信徒都不喜欢对方:一个称对方为“比特神教”;一个斥对方为“以太坊骗局”。教主,你想这两个社区连接在一起,既保留比特币Peer to Peer电子货币协议的底层架构,又在应用层上继承以太坊的Smart contract,比如你提到可以很好的兼容以太坊虚拟机,这样看来你打的是如意算盘,天下的便宜被你都捡到了。那两拨人看见你的东西出来以后,会不会同时把双矛赐给你呢?比如,要是我的话,我就可以拿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定性的问题来攻击你。哈哈。

帅初: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定位不一样,各有优缺点吧,比特币定位于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以太坊定位于一个去中心化应用的平台。

比特币比较简单,通过一些标准的交易类型和有限的脚本能力,来完成自己的定位,从这个角度上讲,比特币这个网络不是一个平台,你不大可能基于比特币搭建第三方的应用,但是以太坊通过引入虚拟机,把一套加密货币拓展成为了应用平台了,有很好的灵活性,别人可以在上面搭建应用。

王峰:进一步追问你,如果量子链遭受大规模DDOS攻击,你如何反应?

帅初:Qtum 当时设计的需求是 可以兼容这两个最大的社区,安全、稳定、可靠的比特币的底层,再加上虚拟机的灵活性,然后再加上我们自己的创新(共识机制POS和更好的治理协议),我当时想法是这样更容易吸引到社区的开发者,因为都是他们熟悉的东西,另外在安全和灵活上,做一个折中。

DDOS 对区块链的系统,不会造成太大的威胁,但是区块链系统会有很多其他的攻击向量(Sybil Attack 女巫攻击和微尘攻击等,针对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也有其他的攻击方式),区块链系统只要有超过100个以上的全节点,DDOS起来难度应该就非常大,因为区块链系统通过冗余的设计,保证了高可靠性,在CAP中,对区块链来说,A应该是最重要的。比如比特币网络,从运行到现在,应该是从没有宕机过。

王峰:理解,毕竟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有一套框架规范了,开发者不那么陌生。很多人对你的这个设计思想很好奇,你不建议讲资金量大的项目放到智能合约上操作,怎么理解?

帅初:关于智能合约的安全性,智能合约的本质就是对资金和数据进行自动化的操作,合约的安全是一个挑战,并且合约的多样性和合约所使用的编程语言,都给合约的安全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如果大量资金放到合约中,万一合约代码出现问题,资金是否能够取回就是一个挑战。之前parity 钱包的多重签名合约出现了问题,应该是造成了1亿美金左右的以太坊被永远锁定,在不硬分叉的情况下,这笔钱,基本上就永远丢失了。

相比来说,比特币对资金的处理模式更加标准化和规范化。包括多重签名和一些标准的交易类型,当然也和比特币的灵活性不足有关系,但是也意味着犯错误的可能性降低了很多。

王峰:我还在我关心你系统的相关问题,问句题外话,和你有关,怎么看待刚刚发布的以太坊ERC 2.0?最近好像有更新的迭代版本了。合约开发语言Solidity很多开发者不熟悉,有点类似JavaScript,但量子链支持更多语言?或者说谁支持更多现有编称语言?

帅初:ERC2.0 通过一些标准的接口,让token的发行极其容易,这也是17年以来,各种ICO项目兴起的动因之一吧,恩,最近还有 ERC721 的一种新的token 类型,non-fungible tokens,可以更多的用到数字资产领域。因为目前Qtum是兼容EVM的,所以所有以太坊上面的合约都可以在Qtum 上面使用,关于未来支持更多的编程语言,主要是我们在开发自己的智能合约虚拟机Qtum X86,可以支持C C++ RUST等主流的编程语言来写智能合约,因为EVM 也有很多局限,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第五问

王峰:我看你几次提到前100名公链里,中国只占到2%到3%的样子,互联网这波走过来,一开始我们是copy to china,好不容易在移动互联网利用大市场和后发优势扳回来,成了copy from china。

帅初:恩,目前前100中,中国项目应该是4、5个吧。

王峰:我的看法,中国超过美国互联网是因为我们善于在应用层做体验和迭代,我们善于也得益于毛泽东和史玉柱那样的人海战术和群众运动,而不是卡尔马克思和中本聪那样的底层逻辑,比如我们能找到写底层系统的工程师很难,但硅谷很多以一当十的系统工程师,美国人的底层架构化思维比我们强,所以你看人家Blockchain一下子又走到了我们前面。我看文章上说你预计中国人会在里边占到20-30%,这个判断来自哪里?如果以太坊为加密新经济的中心,中国在这一轮新竞赛中的优劣势是什么?

过去是DOS/WinTel、后来是ARM/Android,今天可是比特币/以太坊啊。残酷!

帅初:我感觉中国这边的技术研发也会慢慢跟上,另外就是我们巨大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基础加上丰富的场景优势。长期来看,我感觉中国在公有链领域、产品落地、场景落地、细分行业应用都会慢慢上来,并有机会领先。

至于我们劣势,我感觉还是在于研发和底层技术吧,很多区块链领域的基础研发,目前还是海外比较多,并且早期这个领域,不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几百名核心开发者中,中国程序员很少很少。

当然这个有很多历史原因了,也和早期加密货币的理念大多来自于海外有关系。

文章来源:火星财经

标签:区块链数字货币量子链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