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峰4小时痛快十问陈伟星 | 万字长文:我想活在新世界、失去快的天天买醉、用区块链解决世界难题(二)

 中华理财网  0条评论  4576次浏览  2018年03月08日 星期四 11:02

分享到: 更多
文章来源:火星财经

月26日22点,“三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王峰精彩十问正式开始!我们将邀请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与火星财经发起人王峰,共同进行精彩对话,并与群内好友切磋交流。

对话时间:2月26日22点(北京时间)

微信社群:3点钟火星财经学习成长群

对话嘉宾:

陈伟星:快的打车创始人,泛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区块链投资新锐,已投资币安、量子链、火币、波场等多个区块链项目。

王峰:火星财经发起人,蓝港互动集团(HK.8267)创始人,极客帮创投合伙人,投资了OKex、小程序SEE小电铺、淘手游、我叫MT、聚合数据等近百个天使项目。

6

six

第六问

陈伟星坦然承认当年卖掉快的很痛苦,借酒浇愁,反而读了大量经济学的书

王峰:卖掉快的那两年,你心里甘心吗?雷军当年卖卓越网给Amazon的时候,我在金山办公室恭喜他发财,他说你试试卖儿卖女就知道这是什么心情。

快的滴滴合并时的规模,是和美团大众点评、58赶集合并的case同一个量级的,都是百亿美金量级,甚至你们的影响力更大,但很多人只知道当年大众点评的张涛、赶集网的杨浩涌,还有很多人那时只知道快的,不知陈伟星,为什么那时你如此低调?怎么前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哈哈。

陈伟星:WC,我没办法啊,输了啊。所以借酒浇愁去了,喝着喝着就开心了。

我没啥好和公众讲的,也没啥兴趣讲,所以就几乎拒绝一切媒体采访。

区块链是一场生产关系的变革,需要传播,他和别的技术不一样的地方是,信仰和共识比技术还重要。比特币这样,技术更新那么慢,到现在已经是非常牛逼的。智能合约、扩容,其实对比特币没那么紧急重要。

王峰:卖了就卖了?喝酒酒量大吗?

陈伟星:这两年无聊,让我认识了各种各样的精英,学习了很多东西,喝了很多好酒,挺好的。想明白区块链后我变化才大。

群员:星星总有了更好的开始,程维现在一定比星总痛苦啊!

陈伟星:我和程维很不一样的性格,其实我们当时是同一届的北京化工大学同学,但我不喜欢那个学校读了三个月就退学了,他坚持到最后。我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7

seven

第七问

陈伟星:不以赚钱和独角兽论英雄,要以改进社会缺陷论英雄

王峰:我知道你在进入区块链之前,可能处在一个相对空档期。做快的不久你引入了CEO,转而扮演更宏观一点的董事长角色。快的和滴滴合并之后,你转型纯粹的投资人,投了很多项目。这个时期,你一定想过你自己的大方向再去创业吧?为什么没有再创业?我是指像当年快的那样自己做一个新的BigOne。

陈伟星:我和程维很不一样的性格,其实我们当时是同一届的北京化工大学同学,但我不喜欢那个学校读了三个月就退学了,他坚持到最后。

我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改变,要么离开。

王峰:你和程维有缘啊。

陈伟星:不是去中心化的问题,是如何解决公平性问题和劳动者激励的问题。

你不能以赚钱论英雄,不是以独角兽论英雄,要以改进了多少社会缺陷来论。

现在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不均衡不充分发展的矛盾。

如何解决这个矛盾,才当前全世界的最大的机会。

区块链就是解决这个矛盾的技术工具。

所以我们要恭喜人类和人类的领袖们,他们有了从未有过的历史机遇。

要寻找大机会,得深刻的理解人们的痛楚,而不是数自己的功绩。

群员:VC大多数一群焦虑抑郁的人群,投出独角兽的是极少数赢家,朱啸虎不是天天说他很焦虑么?因为他也不知道下一个风口是什么。

陈伟星:朱啸虎更关心他投资的公司的估值和套现的时机,而不是社会的问题,这样就缺少了思考这些问题的动机。

8

eight

第八问

陈伟星:首次见赵长鹏觉得像王兴,丑和帅都像,就投了

王峰:我看到你在区块链产业的投资,非常震撼,几乎是大获全胜。我曾说过,最早的移动互联网成就了IDG周全、熊晓鸽,电商成就了红杉的沈南鹏,而移动互联网成就了经纬的张颖,甚至O2O还成就了金沙江的朱啸虎,而你几乎卷走了区块链早餐最好吃的蛋糕,我看过你的区块链投资组合,包括币安、火币网、Qtum和TRON等一大批市值最高的中国团队项目。所以,我套用红杉沈南鹏他们惯用的“赛道论”,你是不是把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基础公链都当成了赛道?如果我的“赛道论”猜想是正确的话,老实坦白,你到底投了多少数字货币交易所?又投了多少公链?你是怎么发现币安的投资机会的?

陈伟星:朱啸虎更关心他投资的公司的估值和套现的时机,而不是社会的问题,这样就缺少了思考这些问题的动机。

你不去关心别人,就会失去最早服务别人的机会,每一个创业者需要最早的发现别人的痛楚,最早的去服务他们。

王峰:恩恩,放过啸虎吧。

陈伟星:国内打车软件我快的第一家做成功的,他搭了我们的顺风车,不知道为啥那么自豪。我都觉得我是运气,他把自己当神了,哈哈哈

群员:老实坦白吧,投到数字货币交易所了?

陈伟星:我就是盲投的,币圈老人们,一看人品好的我全投,见面聊十分钟就说投。很多人不让我投,哈哈哈

王峰:今天我才觉得星星实在。

陈伟星:我没数过啊,大几十家吧。

王峰:哇噢!

陈伟星:很多间接投的,我根本不看白皮书。

群员:照片已存哈哈哈。

陈伟星:好吧,做广告哈哈哈。

王峰:对了。你怎么看待赵长鹏和李林这两人的不同?又怎么看待帅初和孙宇晨这两个人的不同?从投资人角度上看,这些区块链创业者们最大的相同特质是什么?

陈伟星:我和他们两都不熟,直觉都是伟大的企业家!哈哈哈。

我是被何一逼着去见长鹏的,然后边吃泡面边听他讲,我觉得他的面相和王兴很像,于是吃完泡面我开心的走了。

李林是个有格局的人,他投资了很多从他公司离职的同事,帮助了很多人。我真心的非常喜欢这样的格局,第一面就很喜欢他。

王峰:我也是这样的人,自我感觉啊。李林厉害!

陈伟星:李林对从火币离开的人,确实够可以。

帅初是个非常简单、明了、大度、有前瞻性而且坚定的人,他和赵东两教给我很多币圈的历史。

就是他们两丑的和帅的神情都挺像的。

王峰:昨天我采访帅初。他口才比不了你。

陈伟星:孙宇晨就是个乐观简单挺会做生意的90后,他被历史和缘分推上去的,我是被站台的。但他是个非常认真做事情的人,也非常聪明,我真心觉得他可能会是个传奇。

他们都想解决问题,不是单纯为了赚钱。

群员:徐小平和蔡文胜呢?

陈伟星:徐老师就是个老师,喜欢当老师的老师,内心无限信任年轻人,见到谁帅就投帅。

王峰:我很赞同。我爱徐老师真的。徐老师心内透明。

陈伟星:文胜是个直觉天才,我觉得他从来没有完整的想明白很多事情过,但他就是个直觉天才。

我夸人还可以吧,哈哈哈。

王峰:文胜如果做产品,肯定是很好的运营经理。

陈伟星:文胜如果去编程,会使一个很好的产品经理。哈哈哈。

孙宇晨是我同学,和慕岩一样是我湖畔的同学。我批评同学从来不客气,孙宇晨不是非常成熟的企业家,但他是个简单干练想做事情的人。他的负面和运气是平衡的,因为他有一些生意人特点,有一些缺点,过度pr,很多人不喜欢。

但很奇怪的是,老外大妈们挺喜欢的,说他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审美不一样哈哈哈。

9

nine

第九问

陈伟星:名人站台,资本估值更高;要紧盯新技术和新文化的形成

王峰:你说过资本市场受名人影响越来越大,估值模型脆弱,为什么你这样说?按理说,今天的世界,不止是互联网,还有AI、IOT和Blockchain,这些科技的力量,足以让一个能人不要任何资源就可以崛起,比如当年的马化腾和扎克伯格,只要足够的聪明,或者说有更清晰的认知,根本不愁没有机会。但是,如果真的以名人影响来做价值评估上的尺码,是否意味着今天的这个社会,感性认知因素要占据理性认知因素的上风了?如果是,面对今天的环境,青年创业者们该怎么办?不会这么悲观吧?

这个问题,不知道你是否可以明白我的苦心?

陈伟星:因为我们的资本市场的力量太大了,资本在创业优势里面越来越大,名人站台,可以比普通创业者更加容易吸引聚集投资者,估值更容易高,资本市场都这样。

年青人的机会,永远靠两点,新技术和新文化。

王峰:名人站台已经是区块链的标题打法了。传统股权投资不是这样玩的,乐观看未来。

陈伟星:我们要相信,他们也曾年轻过,他们也都很聪明,如果没有新的技术和新的文化因素,问题轮不到我们来解决。所以要创造优秀的企业,一定要紧紧的盯住新技术发展,和新文化的形成。

王峰:我昨天突然悟出来,新的就是对的,年轻就是对的。世界要向前,大家看不懂的东子,很有可能是大事。

陈伟星:传统股权也一样的,现在融资节奏太快了,资本的力量太大了,所以现在的创业者,一定要注意在机会来临的时候,聚拢势能,迅速提高资本门槛。

10

ten

第十问陈伟星:区块链最大魅力是共享主义,趣谈夫妻链

王峰:第十问有四个问题,10.1 如果没有区块链,今天的你最想做什么?

陈伟星:晚上没事就喝酒。

王峰:10.2 投资人和创业者,只给你一个选,你要哪一个?

陈伟星:看书看信息找机会,寻找活着的意义,哈哈哈。

群员:喝酒改变人生,喝酒给了你力量。

陈伟星:创业者啊,投资很无聊的。但我甘于做背后的支持者。

王峰:10.3 还有,有人悄悄地问我,你有女朋友了吗,或者说你想换一个女朋友吗?

群员:星星请正面回答,我们还要机会吗?

蔡文胜:剧透一下,星星说,自从搞区块链,不喝酒不吃美食,也没有性生活了。

陈伟星:区块链搞得我女朋友都不知道去哪了啊?这里有八卦新闻记者吗?

群员:今夜,我们都是八卦新闻记者!没人来学习,都是来征婚的!

陈伟星:区块链最大的魅力,是真正的能实现共享主义。

群员:共享女友吗?

陈伟星: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来确认男女朋友或者婚姻关系,登记在区块链上,自由选择合约模式。

群员:女友链?夫妻链?怎么发Token?

陈伟星:谁来搞,我来指导。

把有血缘和情感的关系族谱,永远定格在区块链上。

可以自由选择,是几夫几妻模式,选择违约分配方式,采用分布式仲裁。

王峰:10.4 最后,严肃地问一句,你有比特币理想吗?怎么为我们描述你的区块链理想?

这是最后的qiuestion,Finally.

陈伟星:区块链时代,改变世界不是一个人能干的,而是,大家都永久持有比特币,干掉美元霸权。

王峰:“可以自由选择,是几夫几妻模式,选择违约分配方式,采用分布式仲裁。”伟星这样描绘它的区块链理想。

群员:星星说的是family chain。

陈伟星:同时,要通过硬分叉这样的机制,和社区博弈,来保护比特币的物理性(不受人为控制)。

王峰:“区块链时代,改变世界不是一个人能干的,而是,大家都永久持有比特币,干掉美元霸权。”伟星抽了口烟,淡淡地说了一句。哈哈。

陈伟星:然后,各种共识下的token,来实现多货币机制,去中介化的信用机制,来把交易成本降到最低。

未来会非常有趣。

甚至,我觉得人民公社类似的会继续兴起。

一个公社主任,带来大家生产比如橘子,与另外一群公社主任,带领着生产不同类别产品的群体,提前交换,组成混合型币,通过智能合约锁住规则。这样,一个农民只要生产出产品的时候,就已经实现了交易。

努力的生产100个橘子,就已经有了100种不同的商品和服务,丰富会让他感受到富裕,为了这种富裕的感觉他更加努力工作,就促进了更多的财富创造。

在聊天的最后陈伟星率性地po出了小时候跟堂弟的照片,让大家猜猜哪个是他,当然是左边那个哇哈哈。原来帅的人真的是打小就帅。大家打趣地说是苞米地的爱情。有人调侃问到是不是初恋小男友?紧接着小星总po出了张艺兴的照片,说男朋友他喜欢这样的,哈哈哈。大家调侃他像黄晓明,还有人说他像渣渣辉,最后放一张星星总和艺兴的合照镇楼。

标签:区块链数字货币陈伟星

我的评论:

请  后发表评论。